菜端上来,您尝尝!

日本直播打赏问题加剧 粉丝为女主播疯狂氪金

直播打赏相信不少网友都经历过,而最近处于疫情隔离的日本直播也在悄然流行,许多因疫情不能工作的偶像、牛郎、售酒小姐纷纷转行直播界,将日本的直播业推向一个高潮。

最近,日本NHK电视台就制作了一起关于直播打赏的报道,探讨为什么给主播打赏会有上瘾的感觉。还采访了一位40多岁的大学教授,他近半年已经打赏主播超过10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58.2万元),其中还有不少家庭存款,但依旧停不下来。

疫情造就在家娱乐的风潮,将直播行业推向新一波高峰

节目访问了两位打赏上瘾的人,首先第一位是40多岁的男性店主,他每个月都打赏2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1.6万元),对象是认识的酒店小姐。

「这是我认识的酒店小姐,因为疫情导致不能在酒店工作了。」

「她连络我说她开始开直播,希望我去看看。」

刚开始他只是一天打赏个100日元意思一下

如今他每个月都打赏超过200万日元了。

会导致他大幅氪金的原因,在于直播平台推出了一项活动:「打赏榜最多的可以上杂志」。

于是他就疯狂氪金,希望帮女主播获得第1名

说起这种心态,他觉得就跟一般狂热粉差不多「希望看到自己支持的女主播能够登上全国性杂志的版面,相信粉丝都会很开心。」

「我觉得这跟宅文化没有两样。」

接下来第二位受访者也是40多岁的男性,他是一位大学教授,然而比起前一位,这位教授却花出超出自己月薪的金额,导致必须动用存款,生活越来越拮据。

教授每当听到直播主感谢自己就很开心

他收到主播送的月历、马克杯等小礼物

这半年打赏超过1,000万日元

教授说起自己的行为的时候,明明知道自己已经严重上瘾,继续打赏下去会导致生活越来越糟糕,却依然停不下来。

「感觉看到其它观众氪金的时候」

「只有自己没花钱好像怪怪的」

「打赏真的很容易上瘾。」

「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」

除了成年人以外,日本未成年人氪金问题也随着肺炎停课而爆增,日本消费者机构收到大量未成年人刷爸妈的卡打赏氪金的投诉

专家是这么分析各家影音平台、直播平台的打赏系统:

「这些平台已经成了将氪金金额视觉化的场所。」

「当你看到人家都在打赏送礼物,就会产生一种如果不跟着,将会无法待在这个空间的心理。」

「也会害怕不能继续待在这个群体。」

「因此就容易让人跟着大家一起送礼物。」

「打赏榜单还建构了一种优越感、满足感。」

「这些感觉又会成为你持续氪金的动力了。」

负债、家庭失和也是潜藏的危机

相关推荐: 黑白的马赛克也有立体感 女大学生蜕变史的囧图

给你张纸,待会自己擦擦吧 小花招学会了 大学各阶段 黑白格的立体感也太强了 我喜欢你 某圈 就是说你还不如一个包装 “你还说你不是变态” 虽但,看医生 儿子穿上狗勾外套后,狗子大喜过望,不断地把自己的玩具叼过来,邀请孩子一起玩 风大的时候打伞有多难 劝架 快了…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不香?不香吗? » 日本直播打赏问题加剧 粉丝为女主播疯狂氪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